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下载棉花糖 年上攻 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忠犬攻
《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下载棉花糖 年上攻 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忠犬攻

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 柿子丙 著

张牧,卫仲道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06 21:01:43
经典辣文《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是柿子丙所编写的一本历史风格的作品,主人公张牧,卫仲道,书中主要讲述:这樊稠的出场方式倒是威风凛凛啊,双脚站在他那把大刀刀柄两侧,身上的西凉裘衣随着秋风拂起一浪一浪。“我呸,该死的杂毛,找死!”樊稠压根就没把张牧以及太史慈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多两人又如何,就是多挥舞两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这樊稠的出场方式倒是威风凛凛啊,双脚站在他那把大刀刀柄两侧,身上的西凉裘衣随着秋风拂起一浪一浪。

“我呸,该死的杂毛,找死!”樊稠压根就没把张牧以及太史慈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多两人又如何,就是多挥舞两刀而已。

“我这把刀名为催魂刀,杂毛,你们能死在我樊稠樊大人的手里,算你们上辈子积福了!”樊稠下地,一把扔掉手中酒壶,一把拔起了他那把催魂刀。

催魂刀?这个名字似曾耳熟啊,张牧冷冷一笑,道:“上回自称拿催魂刀的家伙估计坟头草都有三米高了。”

“杂毛,猖狂,吃你爷爷我一刀!”樊稠大刀袭来,大有开天辟地之说。

然……

“好汉,饶命啊!”那带着面具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樊稠身后,一把匕首搁在了他脖子处。

一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樊稠噗通一声跪拜在了地上,道:“好汉,饶命啊。”

这家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杀?不杀?

阿珂在等,等张牧一句话。

张牧从上至下打量了一番樊稠,闭眼思索了会,道:“你走吧。”

樊稠这才意识到张牧才是这支队伍的领袖,他一愣,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怎么?不想走?”

“不不不”樊稠立马站了起来。

“多谢英雄不杀之恩,樊稠记心里了。”樊稠对着张牧道了声后,哪里还敢在这逗留,立马带着手下们落荒而逃了起来。

“多谢各位英雄出手相救。”那两名和尚对着张牧等人施拳抱礼着,随即,又用红巾把自己的脑袋给包裹了起来。

这两人,难道害怕自己和尚的身份暴露出来?

“不客气不客气,路见不平理应出手相助!”张牧挠着脑袋微笑道。

两个和尚不再多话,再次默默的站回了臧洪身后,就好像从来没离开过一样。

再看臧洪这人,脸型刚毅,长相一身正气,有点像常山郡的那把刀药李仁定。

是啊,他们都是死忠于汉朝的。

想收服这类人,恐怕比登天还难。

而且,臧洪这人脾气性格极为的古怪,只是冷冷的扔下一句谢谢后便转身朝着二楼客房处走了上去。

“真是个怪人,主公,救他做什么。”太史慈用牛皮纸擦拭着短戟,瞥了眼臧洪的背影,双手做射弓状。

“子义,不得无理。”眼见臧洪离去,张牧无奈一笑,大多高风亮节之人本身就行为古怪,不过张牧深信,臧洪肯定关注了自己。

掌柜带着他的手下们开始收拾了起来,必须得快点收拾,毕竟好马拍卖会即将开始,孙乾等人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孙乾回来?没错,一到琅城后他便去拜访了琅邪国相萧建以及徐州糜家在琅邪国的商户。

在青州北海孙乾的财力还是可以的,但与糜家想比两者简直小巫见大巫,甚至连称得上小巫的资格都没有。

大量桌案被靠边贴放着,中央留出了一大片空地。

这些都是孙乾培养的好马,借徐州琅邪国之地拍卖,一年仅此一次,吸引了徐州,兖州,豫州,青州等地的爱马人士的喜爱。

是夜,夜幕降临。

“他是!”张牧看到了一队人马,一愣,立马躲入暗中,可不能让他看见。

其中一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曹纯曹子和!

至于跟在曹纯身后的男子张牧却并不认识,不过从他的打扮来看,应该是哪方的纨绔子弟,他长相虽英俊,但脸色极为苍白,那是一种连女人都嫉妒的白,病态的白。

“主公,这是卫仲道卫公子,四大富豪之一的卫家。”与卫仲道有过几面之缘的太史慈解释道。

“卫仲道,那这么说来的话,他旁边那个女子便是!蔡琰蔡文姬!”张牧细细的打量着那名白衣女子,好美。

张牧想的没错,这名女子正是卫仲道的妻子蔡琰,大学士蔡邕之女,德艺双馨的蔡琰。

蔡琰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她方当韶龄,不过十八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如果张牧没记错的话,蔡琰三嫁他人为妻,绝对是个可怜的女子,要怪也只能怪他的第一任丈夫卫仲道实在是个短命鬼。

空坐卫家财富却不能长久享用。

又来几人,见为首那人,卫仲道点头示意着。

“肺痨鬼,你也来了啊?”来者长相并不算出众,五大三粗的,即便穿着一身锦服也掩盖不了他的丑陋。

听来者称自己为肺痨鬼,卫仲道倒也不怒,只是笑道:“子方兄,好久不见啊。”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糜家的二少爷,糜芳糜子方。

看得出来,卫仲道和糜芳的关系还算可以,就这么的在一边开桌聊了起来。

身为虎豹骑的将领之一,曹纯来这一是为了保护卫仲道,二则是为自己以及自己的虎豹骑挑几匹好马。

一想到这,曹纯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道人影,他恨,他恨啊,若不是张牧,自己的五百精锐虎豹骑绝对不会损失如此惨重。

当得知曹纯私自带领虎豹骑跟着曹洪出征后,曹操大怒,立马要斩曹纯。

若不是曹洪死命担保,恐怕这曹纯的脑袋早就落地了,毕竟汴水之战中曹洪背着自己逃脱了徐荣的追杀。

除了这两支队伍外还有豫州以及一些小士家的参与到这次孙乾的拍马会中。

在一众注目下,孙乾走到了客栈最中央处,开场道:“不爱名马非英雄,此地无他物,唯有名驹千骑,各位若是看中了,尽情出价,我保证我北海孙公佑养的马都是百里挑一的好马!”

“上马!”

“是!”孙家家丁朝着马厩方向跑去。

没多久,两匹白马被牵了进来,这两匹全身毛色如墨,只有鼻尖一点雪白。

人群中立刻发出了惊叹声,谁都看得出这是千中选一的好马。

孙乾轻拍马头,脸上也露出欣喜骄傲之色,大声道:“这两匹马名为远箭,只要开跑,速度绝对快于利箭。”

一听这名字就感觉非常厉害啊,糜芳,卫仲道以及其他人开始互相出价了起来。

看得出来,他们两人都想要这两匹马,几轮过后,那些小商家哪里还敢出价,他们心里头清楚,今日,孙家的马恐怕都是卫糜两家的了。

太史慈也看中了这两匹马,瞧它们的四肢瞧它们的肌肉,绝对是一等一的好马。

张牧摇摇头,道:“依我看并非如此,这两匹马不行。”

张牧声音虽轻,但还是被孙乾以及买下两马一人一匹的卫仲道以及糜芳给听了进去。

“臭小子,竟敢说我的远箭不行,找死啊!”糜芳大怒,自己刚买下好马就被他人说不行,这不等于在抽自己的耳光吗!

除了孙乾,他似笑非笑着,道:“不知哪位好汉在品论在下的好马”

太史慈被张牧推了出去,看着下方众人,想着之前张牧所言,学着道:“远箭远箭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不行,箭不能及远,而且先急后缓,后劲一定不足……”

话音刚落,糜芳以及卫仲道的脸色就变了,这话,在理啊。

自己费这么大力,难道淘到的不是好马?

曹纯上前,仔细的摸了摸远箭,以他多年驯马经验来看,此马的确不行,后劲不足。

见此,卫仲道的脸色更白了。

“好小子,居然被你坑了!”卫仲道恶狠狠的瞪了眼孙乾,孙乾倒也镇定,只是一味的笑着。

“这么认真做什么,买定离手,你我都是生意人,这能怪公佑?”糜家与孙乾的关系还算不错,糜芳当然乐意帮孙乾说话。

不过,那人高手啊,居然能看出远箭后劲不足。

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太史慈身上,细细一打量,这才发现太史慈这人不简单,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勇猛气息。

好一个猛人!

不过曹纯却觉得有些奇怪,他似乎想看穿太史慈,又或者说看透他身后之人,对,曹纯敢确定,刚才那两段话并非出自一人之口。

那声音,好熟悉,却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是谁,是谁躲在暗中!”

孙乾继续派人从马厩中把好马牵引了出来,这些马儿无不都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可经历过远箭事件后,众人对这些马儿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就怕再被孙乾这个奸商给坑了。

无论是远箭还是后来的马儿,这些马儿比起普通马儿来说都是好马。

眼见卫家与糜家不再出手,这倒是便宜了其他小商家。

几轮过后……月仍圆。夜已深,风中充满了花香。四周偶尔健马轻嘶,隐约可闻,人声却已静了。

孙乾带来的马儿大多已经被卖,许多捡了便宜的商家早早识趣的离开了。

“没了?这么快?”卫仲道有些不满,若不是太史慈那一句话,今日他会很高兴,可现在,越看远箭就感觉像是有鱼骨卡在喉咙,极度难受。

孙乾道:“还真没了。”

“公佑,别卖关子了,快点,把好马牵上来。”糜芳道。

“没了,真的没了,不过,的确还有一匹马可以卖,就不知有没有人看的中。”孙乾无奈道。

“快,快牵上来,公佑,这肯定是压轴的,对不!”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柿子丙的评价,说《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的小说来。作为柿子丙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柿子丙再也没有写出和《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柿子丙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