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风月喜事》风月吧 LOLI控 风月喜事父子文
《风月喜事》风月吧 LOLI控 风月喜事父子文

风月喜事 惊女子 著

小姐,慕容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9-12 17:16:22
《风月喜事》作者:惊女子,古代言情类型佳作,主要人物:小姐,慕容,本新篇书中主要讲述:翠果目送着端月随着于夫人出去,突然的空闲下来有一些的无措。相比之下端月可就是开心的不能自我了,她与鸳鸳、于夫人三人一同坐到了马车之上,不时的颠簸,意味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郡主怎么如此兴奋啊?”于夫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翠果目送着端月随着于夫人出去,突然的空闲下来有一些的无措。相比之下端月可就是开心的不能自我了,她与鸳鸳、于夫人三人一同坐到了马车之上,不时的颠簸,意味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郡主怎么如此兴奋啊?”于夫人看着端月一直趴在床边,虽然透过那一点缝隙看着外面,但也是乐在其中。

“嗯!”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此刻十分的开心。“我到长安那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出门呢!”想来到了慕容府快半个月的时间,可是天天都在府里闷着,没出去过。虽说是去过皇宫,然而也就是匆匆的见了老皇帝一面就回来了。这长安长什么样子,只能靠马车内的窗子来探究了。

于夫人听到端月的话吃了一惊。“你还未出门过?”她瞪大眼睛,仿佛难以置信的样子。端月无奈的点了点头,来表达自己的委屈。

“慕容将军不让你出去吗?”

“也不全是,”端月抱膝坐了下来,她仔细的想了想叔父当时的话。“叔父说我年纪尚小,而且现在是世安郡主了,不免有一些心怀鬼胎的人盯着我。他和哥哥又不能总在我边上守着,所以不让我单独出门去。”于夫人听她说罢,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心里暗自想着慕容垂虽然看起来是五大三粗的样子,但是难得那么细心。也就是对待沈大哥的孩子才有如此的耐心吧。

她想起沈长风来,目光就柔和了下来。其实端月的眉眼之间是极像她父亲的,于夫人望着她的眼睛思绪早就飘到了年少时期。于鸳鸳看着娘亲的表情缥缈了起来,于是晃了晃她的衣袖,娇声问道。“娘亲在想什么呀,告诉鸳鸳可好?”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孩子,梨涡浅浅的能盈住水来。“娘亲是看着郡主,觉得她的双目十分像她爹。”于夫人对着端月说道。“尤其是眉骨下的那一颗痣,和你爹真是一模一样。”端月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眉骨下的那个痣,略微的凸感,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于夫人认识我爹?”她暗自激动的问道。

于夫人朱唇微启,她追忆起以前的事情来,面带笑意。“你爹大概在宁侯爷这个年龄去的军营,与慕容将军还有我兄长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三个人年龄相仿,也都是世族出身,所以关系就自然而然的好了,我也是亏着兄长的关系,认识你爹的。你爹可能就是专门为了将军而生的,他极其善战,不出几年就从侍卫提拔到了统领。后来……”

“后来怎么了?”端月与鸳鸳都一同好奇的问道。

“后来就是沈大哥立功成了将军,他自请去了边关就再也没回京了。”于夫人带着苦笑说完这一句话。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概括,但是端月隐隐的觉得,她隐瞒了很多的事情,就比如爹爹为什么自请去了边关。

语过三巡,马车也到了城南。碍于前方的人过多了,马车是开不进了,只能劳驾三人步行了。端月现在正在兴头之上,就算让她走着回家她也是在所不辞的。

于夫人一手牵着一个,身后还跟着一个于府的丫鬟。端月入眼之处皆是人头攒动,人群之中也有不少衣着华丽之人,可见这皇城的庙会是有多大的吸引力。再跟随着往前走去,这才算是真的进入庙会了。道路两旁都是临时搭建起来的摊子,用大红色的布做了顶。每一户摊子都高挂着两盏纸糊的灯笼,可见到晚上是多么一副繁华绚丽的场面。只是可惜端月是在白天来的,见不着那漂亮的景象了。

鸳鸳的目光被远处的糖葫芦给吸引住了,她开口问端月道。“小月你想吃糖葫芦吗?”见着端月点点头,她连忙抬头笑着对于夫人撒娇。“娘亲,小月和我都想吃糖葫芦,就买嘛!就买嘛!”她软糯的声音让于夫人甘拜下风来,她侧脸对着身后的丫鬟吩咐道。“去买两串糖葫芦吧。”

说罢又低头对着二人佯装嗔怒的样子。“可不能多吃啊,这吃了会牙疼的。”鸳鸳皱着小脸倒吸一口冷气,看来她是领教过这牙疼的苦。端月“哼”了一声,高昂起头来,满脸自信的说道。“我可不怕!那小贩杆子上插着的糖葫芦我都能吃得下!”

“好,郡主最厉害了。”于夫人很是不走心的夸赞了她一番,顺手结果那丫鬟买回来的糖葫芦就分发给二人。两小妮子拿到糖葫芦就连忙的往嘴里塞去,狼吞虎咽的毫无大家闺秀的模样,于夫人也不加责备,由着二人如此了。

这一路上,于夫人对二人的各种请求可谓是有求必应,那带着的丫鬟已是双手满满的东西,脸都用力的变形了。于夫人心疼丫鬟这样吃力,于是就委婉的建议二人起来。“这一路也逛的累了,要不去找家茶馆歇息一会儿吧?”

毕竟是两个孩子,这一路的玩闹已经有些疲倦了,而且还在冬日里,外头的风吹的两人鼻头都红彤彤的。“嗯,就听夫人你的吧。”端月搓了搓自己的小手,企图能够暖和一些儿。一开始的兴奋早就被温度给打垮了。

于夫人找的一家茶馆显然是常来的,那门口迎客的小厮见着是夫人,立马扬起笑脸来,谄媚的将她迎入店内。“于夫人也是来赶庙会的啊?真是巧了,张夫人刘夫人还有陈夫人都带着少爷小姐一同结伴而来了,就在后院的雅间里,可否要去呢?”

“那可真是巧了,”于夫人听着这几人的名号,露出了笑容。这些都是平日里常来往的夫人们。她递给小厮一颗银瓜子说道。“那你去通告一声吧,我也不好这么突兀的就进去。”那小厮拿到好处,立马点头哈腰的快步往后院走去。“她们也带上了自己的孩童,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啊。”

鸳鸳不经意的脸色一凝,她陡然的低下头来不说话,端月则是高声欢快的答应下来。那小厮很快就回来了,他手一扬,带着三人往后院走去。

这小小的茶馆原来是别有洞天。前面只是普通的茶楼,很是喧嚣热闹,可是一旦走到了后院,则是植满了碧翠的竹子,着眼望去皆是滚滚绿浪,充满了文人墨客的气息,也是一扫了茶馆前厅的世俗气息。走在小道之上拐了几个弯就见一间低矮的屋子,里头传来了女子的说话声,相比就是这儿了。

小厮“哗啦”一声将门给拉开,里面坐着三位仪容端庄的中年女子。她们见着于夫人也是满面的惊喜,立马起身迎接她。从刚刚开始就默不作声的鸳鸳扯了扯于夫人的袖子,轻声说道。“娘亲,我能在外头玩一会儿吗?”于夫人扫了一眼屋子里,见着除了三位夫人外,没有孩童的身影。她思索了一下,估计鸳鸳是想找她们一起玩去,于是欣然答应了下来。端月见着鸳鸳不进去,她当然不想一人无聊,于是也随着鸳鸳到外头的竹林里玩耍了。

“于夫人不是说还有其他的孩童吗,怎么一个都没见着呢。”端月四处搜寻了一番,可是竹林太过茂盛,什么都没找着。

“找她们做什么,你和我一起玩不就行了?”鸳鸳目光飘忽不定,她略有埋怨的反问端月。端月连忙摇头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不过端月是个敏感的人,她一下就感觉到了鸳鸳的不安。

“你为什么不进屋子呢?”端月侧过头来问她。

鸳鸳思索了片刻说道。“她们这些个夫人的谈话,你是不会想去听的。”她踢着脚边的石子,闷闷的说道。端月转念一想,她说的也不无道理。反正对于她而言,发闷的屋子是待够了!

突然远处传来了孩童的声音,鸳鸳下意识的转身要离去。端月一时摸不着头脑,她可不明白鸳鸳为什么转头就跑,所以只能一把拉住鸳鸳的手,高声问了起来。“鸳鸳你要去哪儿?”

只觉的身子一沉,鸳鸳就跑不起来了。她一脸懊恼的转头看着疑惑的端月,嘴张张合合的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只能无奈的看着端月。那一群孩童听到这边的声音,连忙跑来查看,一见着是于鸳鸳立马扬起了狡诈的笑容。

“我就说听到那于家小姐的名字了,你们还说不是!”为首一个穿着粉裙双髻的俏皮少女指着于鸳鸳对着身旁的小伙伴娇笑道。跟随着她的是三个年龄不等的女孩,但都比端月鸳鸳二人年长。端月见着她们衣着鲜丽的样子,难不成是那几位夫人的孩童?

于鸳鸳发现自己是逃不掉了,她转过身来怯怯的盯着面前的四个人,看着她们一点一点的向自己走近。

“于鸳鸳,怎么又是你啊?”那四个少女中一着蓝衣的女子满是嫌弃的看着鸳鸳,她目光扫过边上站着的端月,冷笑一声。“哟?你竟然还找得到朋友啊?”蓝衣少女言罢,其余的三人都哈哈哈的嘲笑了起来。这么一来端月是看明白了,这四人不是什么善茬。

她骨子里的异族人的性格开始骚动起来。端月高昂着头但是却不及对面四人的身高,一下子就显得气势弱了许多。“你们四个嘴可放干净些,就不怕屋子里的夫人们寻着声出来。”

“没想到这个贱丫头还能找到个帮手啊。”另一女子嘲讽道。

那先起的粉衣少女走到端月面前,神色孤傲。“如果你是哪家小姐的话,我还是劝你离这个下作的丫头远点。可别被她骗了,别看着穿的堂堂正正的,其实啊她——”少女还没说罢,鸳鸳就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扑了上来,一下子就把粉衣少女给扑倒在地上,摔得她直叫疼。

端月讶异到,竟然是鸳鸳先出手!?她还愣在那儿没反应过来,其他三个少女机敏的立刻向鸳鸳扑去,手上也都没轻没重的,就听到打在人身上发出猛烈的声音来。端月好歹也是将门之后,哪能束手旁观。

她冲上前去,一把推开鸳鸳边上的人,混乱之中只觉自己身上被踹了好几下最后一记更是把她踢倒在地上了。果然以二敌四是不可能的事情。端月倒地之后,立马就过来了两人按住她,不让她起来。这期间可没少挨揍。

鸳鸳本就瘦弱,被一个人就牢牢的擒住不能动弹了。粉衣少女愤愤的站起身来,掸去自己衣服上的泥渍,对着鸳鸳就反手一个巴掌,立马她的脸庞就高高的肿起。少女对着她目光一凌,娇俏的面容都扭曲在一起,极其的丑恶。她厉声对着鸳鸳说道。“你还不让我说?”她冷笑一声,目光转向了被摁在地上的端月。“你怕她知道了,所以就不和你做朋友了是吧?那我可就偏要告诉她!”

那粉衣女子踱步走到了端月身边,蹲下身子来轻轻的抚着端月的面庞。“我看你是不知道吧?那于鸳鸳说是于家的嫡小姐,其实就是一个暖房丫头的种。”她还不时的转过头来欣赏鸳鸳那铁青的面庞,仿佛这样能够给她产生快感。“她娘连暖房丫头都算不上啊,就是个低贱的下人!”

“你胡说!”鸳鸳早就泪水**了眼眶,两串如珍珠一样的泪水啪踏啪踏的滴到了地上。她宛若受到了剧烈的打击,浑身都在颤抖着,冲着粉衣少女一直大呼“胡说”。少女见她还有力气还口,心里更是怒火中烧,站起身来就要去教训她。

端月趁着这个空档,立马站起身来,摆脱身旁两个束缚。她咬紧牙关,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把少女扑倒。我端月从碎叶城到长安来,走过那么多生死难关,那鬼门关都不知道转悠了多少次了,怎么能被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给击倒呢!

只可怜那粉衣少女,刚从地上起来没多久,又惨叫着摔倒地上,这一次还是脸着地的。其他的少女见着同伴有难,立马围了上来,这一次可就没刚刚的那么温柔了。这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实打实的,而且这个少女们很是有心计。都是往身上打的,脸上是白白净净的一点伤痕都没有。

端月只感到身子上一片痛楚,自己只能抱着头不知所措。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少年的声音,她半睁开自己眯着的眼睛,见远处跑来一个少年。他见着端月与鸳鸳受难,连忙跑来一把将那几个少女推开。

男孩的力量终究是比女孩大的。除却已经在地上的粉衣少女,那其他三人都被重重的推倒在了地上。端月仰面躺着,她与那少年四目相对。

“你是谁?”端月问道。

“我叫做严星回。”少年回答道。

《风月喜事》这本小说写了四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惊女子)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惊女子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