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明明如姝》明明了了如如不动 清水文 明明如姝全文免费阅读
《明明如姝》明明了了如如不动 清水文 明明如姝全文免费阅读

明明如姝 五月槿 著

明姝,小姑娘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25 12:09:32
《明明如姝》是五月槿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情节回味无穷,文笔行云流水,极力点赞。前世父母死后,明姝衣着,少食荤腥。至于各家宴饮,更是从来都不去的。小孩子最怕无依无靠。所以这次宴会并没有来,不过后来却得知,王府里进了刺客。直冲太后而来,宜阳公主以身挡剑,额间一点癍痂,此后年年岁岁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前世父母死后,明姝衣着,少食荤腥。至于各家宴饮,更是从来都不去的。

小孩子最怕无依无靠。

所以这次宴会并没有来,不过后来却得知,王府里进了刺客。

直冲太后而来,宜阳公主以身挡剑,额间一点癍痂,此后年年岁岁都戴着钿子。

面前的宜阳公主眉眼舒缓,清逸脱俗。扣着明姝的手,神色严肃道:“这话是谁叫你的?”

她眼神微动,身边四个侍女,并着两个身骨不凡的婆子,全都立在明姝四周。

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无端说有刺客,显然是有人教的。

明姝知道她的想法,也不慌张,直接道:“我在花坛边看到了人影。”

宜阳皱眉,无意在此时探讨是否是真的,立刻转头低声道:“去找皇叔。”

婆子丫鬟却没有散开的意思。明姝只抿了抿唇,拢在袖子里的手猛地一掐自己,眼泪就出来了。

红蓼急得团团转,一看向宜阳,又被她浑身的气度吓回去了,只好噗通跪下去,使劲磕头,“公主,我家娘子年纪小不懂事,您别计较。”

紫草也跟着跪下去,抓着衣角跟着磕了会头,才哆哆嗦嗦道:“公主,我家娘子是看见猫儿狗儿打架,吓糊涂了。还望公主莫要怪罪。”

明姝才算松了口气。

若是她真的能看见刺客,旁人才不信。

她只需要煽动恭亲王和宜阳警惕即可,至于有刺客的话真的说出来了,刺客也早跑了。

把谎话圆过去就是了。

宜阳沉沉地看了眼明姝,才道:“七娘子在我这吃些糕点,再喝点热茶,莫怕了。”

又转过脸道:“去赶赶园子里的野猫,实在不像话,把小姑娘吓成这样。”

婆子应了,眼睛对着紫草红蓼一剜。紫草忙不迭起来,见红蓼仍守着明姝不动,拽了红蓼一把。

三人这才出去了。

宜阳坐在了明姝对面,抬手按了按被明姝撞散的鬓角,道:“究竟是谁?”

她抿了抿唇,“若是刺客,莫说影子。”她抬眼盯着明姝,“便是走在你面前,你也未必看得出来。”

小时候,她的乳母以她做饵,来给兄长崔昭宥下毒。

明姝摇了摇头,道:“不是影子。”她也坦坦荡荡地抬眼看宜阳,“我的父母遇上响马死于途中,我却死里逃生,我亲眼看见了那拨人。那天吃的饭菜,放了东西。而花坛里也有那股味道,而此处更盛。”

宜阳神色冰冷,正要说有味道之物,怎么可能用于刺杀。

明姝已经道:“是檀香味儿。那日我在马车上吃了梅花汤饼。”

白檀和梅花浸汁,去渣,调面粉,刻做梅花样。入沸汤,加香油精盐即可。

宜阳脸色一变,太后身上的檀香味,是最好的屏障。

无色无味的药及其难制,舍掉一个要求,药效或可提升百倍不止。

明姝安静坐着不说话,等着宜阳想这些。

窗格子猛地“噼啪”一声,利箭破空而来。快得眨眼不及,明姝骇得心里麻木了一瞬。

却见白瓷盏直对利箭而去,嘭地炸开数片。明姝下意识躲开,却来不及,脸颊上一疼,就有粘腻的液体缓缓流下来。

好在第二只箭没有再来,外面一阵混乱,全是兵戈相交的声音。

她内心麻木了一瞬,想起之前在马车上,那些人飞快便逼到马车里。

若是有足够强有力的侍卫,那也不会中计,更不会随随便便就发生那样的事情。

宜阳顾不得那么多,拉着明姝便往里间去了。看到躺在榻上的太后,她猛地松开明姝,朝榻边奔去。

“皇祖母。”

老人脸色很不好,显然是受了刺激。

她抬手拍了拍宜阳,扶着宜阳的胳膊坐起来,往外看去。皱了眉,正要说话,却看到一脸狼狈的明姝。

“令令?”这孩子似乎是这个小名。

至于大名,她没听说过。

有个浑身威严的嬷嬷走过来,领着明姝走过去,便垂手立在太后跟前了。

榻前设了竹帘子,明姝看不到两人的神情,因而不卑不亢道:“我与殿下一齐来的。”

宜阳这才道:“是我连累了令令。”

老人皱了皱眉,没再搭理明姝,只叫嬷嬷赐坐。

明姝便坐在一旁的小杌子上,等着外面厮杀声渐息。便听到宜阳道:“小姑娘的面皮儿可娇贵着呢。”

“我不说,便不知道去拿药了?”

站在跟前的嬷嬷又是认错,赶紧去了。

也不知多久,外头才清理干净了。

明姝跟着宜阳走出去,只见长长的廊庑水沥沥的,迎着日光光华烁烁,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气。

宴会不欢而散。

宜阳转身看过来,道:“你冒险来说这些,是有什么目的?”她甚至弯着眉眼笑了一下,清贵如姑射仙子。

明姝觉得宜阳现在不讨厌自己,便道:“目的说不上,”也笑了笑,“要殿下帮忙的倒是有一桩。”

无所求怎么可能来说这些,宜阳也懒得争论,只懒洋洋道:“说说。”

明姝扶着栏杆仰脸看她,道:“我悄悄开了家金楼。今日见公主发钿皆用的珍珠,漂亮极了,我也想卖珍珠钿子。”

宜阳顿时失笑,这有什么要她帮的。

“公主届时去瞧瞧,给我的金楼撑腰如何?”明姝眨眼笑道:“兴许往后,殿下的名字将与这珍珠钿子一齐留名青史。”

宜阳看着面前还没一点大的小姑娘,忽然觉得自己是个给小辈撑腰的大人。

兴许是家里不许胡闹,才悄悄开的。可小姑娘嘛,胡闹一下也不为过,她也胡闹过。

“好。”又问道:“你到时候递个帖子给我就是。”

明姝松了口气。

若是她真的立刻推出珍珠钿子,占了先机,但也会惹宜阳的不快。

谁爱自己专属的东西被人弄得满大街?

宜阳想到什么,又道:“珍珠做妆容自我而始,让你们卖了,想必能大赚一笔。不如让我收点红利?”

明姝:“!”

“不多,我从你的金楼挑首饰即可。”

“……”

这本是作者(五月槿)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明明如姝》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