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师尊你变了》师尊你变了百度云网盘 婚恋小说 师尊你变了Size Queen
《师尊你变了》师尊你变了百度云网盘 婚恋小说 师尊你变了Size Queen

师尊你变了 牧倾 著

师尊,雪城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1 19:27:04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师尊你变了》的创作,是作者牧倾执笔的婚恋新篇,小说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风此夜搀扶着狐清绝行走在雪夜里,寻得僻静之地,坐在废弃的房屋一角恢复体力。接下来会有一场硬仗,没有灵力,就算是强大如师尊也会埋骨与此。他闭目养神休息,倾听城主府方向的打斗,隐隐约约的。他裹紧衣服,有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风此夜搀扶着狐清绝行走在雪夜里,寻得僻静之地,坐在废弃的房屋一角恢复体力。

接下来会有一场硬仗,没有灵力,就算是强大如师尊也会埋骨与此。

他闭目养神休息,倾听城主府方向的打斗,隐隐约约的。

他裹紧衣服,有些冷,往狐清绝身边靠了靠,更冷了,又拉开些距离,道。

“师尊,你生气了吗?”

狐清绝投来疑惑目光。

风此夜道:“我放弃了离开机会”

狐清绝道:“走不了”

“为什么?”

“妖皇复活仙尊,需要我的性命”

风此夜大惊失色:“为什么?”

“我的本体是九尾,有九命”

风此夜隐约记起九尾传说,捉九尾,可换命。

脸色惨白道:“也就是说,妖皇当时只放我一人走,不包括师尊…!”

狐清绝看了他一会,凝望天空,黑暗中,看不真切神情。

忽然道:“我是妖”

风此夜一点也不在意:“可你是师尊啊!”

狐清绝低头凝视他,目光深沉,冰蓝一闪,风此夜便软软倒下。

他道:“我是妖…也不怕?”

风此夜昏睡,无法回应,不过就算醒着,一定也会坚定的说:“你是师尊!”

狐清绝将他放在腿上,牢牢的困在怀里,手指撩开他散在脸上的发丝,缓缓低头。

气息相融中,有轻声低喃:“阿夜…”

黎明与午夜的交替,黑暗与黑暗的糅合,过了最漆黑的时刻,黎明与清晨的混沌时刻,恍惚风起。

狐清绝睁开微瞌的双眼,从最初茫然到渐渐清醒,盯着贴近脸颊的弯曲睫毛片刻,猛的抬头。

脑袋撞在后墙上,一阵轻微晕眩,伸手抚额,身上人失去支撑歪倒,他又连忙去扶。

风此夜挣扎了几下,他迅速站起凝望天空。

头顶的天空光芒时不时闪现,隐约可见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结界快粉碎了?

为什么?

救援来了?

我为什么在这里?

是他!

身后风此夜幽幽醒转,嘟囔了一句:“奇怪,嘴怎么有点麻?活像被碾过一样?”

狐清绝保持望天姿势,顺着战斗最激烈的方向寻去。

道:“去城主府”

风此夜还未完全清醒,走过来抱住他胳膊,问道:“师尊没有休息?”

狐清绝身体蓦然崩的僵直,不回答。

风此夜才反应过来师尊刚才说了什么,道:“师尊要去城主府?不行!”

狐清绝睫毛颤了颤:“你要救的人在里面”

风此夜道:“洛扬和洛青从妖皇的空间裂缝中走了,云柯和慕云御不知道在哪,我自己去找,你不能去!”

狐清绝低头俯视他,无声询问。

风此夜觉得哪里好像怪怪的,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心道师尊肯定是不忍雪城被屠,但仍旧坚持道:“师尊不能去!妖皇会抓你换命!这是你自己说的!”

狐清绝与他对视许久,淡道:“你不怕?”

“怕什么?”

“我是妖”

“妖怎么啦?你可是我师尊啊!难道师尊会吃了我不成?”

见狐清绝不语,没有不愉快情绪,贼胆又上来了,摇晃他的胳膊道:“师尊会不会吃了我啊?”

“…”

“说嘛说嘛~”

“…”

“不说就是默认了!师尊真好~”

他趁机往狐清绝胳膊上蹭了几下,笑嘻嘻的抬眸看他。

狐清绝面不改色,岿然不动,目不斜视盯着天空亮光。

天亮还早,风此夜厚脸皮的拉着他靠着废弃墙壁休息,振振有词道。

“师尊是妖王,徒弟一介地级修士可比不上,我不管,我还要睡会!”

他心安理得的靠在狐清绝肩上,闭上眼睛,唇角弯起,笑的像狐狸。

狐清绝:“…”

夜风寒冷,霜寒露重,有冰色结界升起,阻挡风寒。

黑暗中,遥远的地平线划出一线光明,白昼将临。

天地灰白之际,昼夜交替之时,灰色世界中破碎的七零八落结界不堪群攻终于全部粉碎。

荧光粉末在半空中湮灭,像一场梦幻迷离的烟火。

雪城寂静无声,惶恐半个夜晚的人们茫然推门而出,挤满大小街道。

城主府一片废墟,不远处还有黑烟袅袅。

被烧灼的,被打碎的,所有的生活痕迹乱七八糟。

妖皇立于空中,八荒不动,几位上仙的攻击无异于挠痒。

他面具下的脸冰冷,声音更冰冷。

他说:“不堪一击!”

首当其冲的上仙闻言大怒。

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上仙,何曾被如此看不起?

最前的上仙道:“妖孽受死!”

数道攻击轰杀,各种色彩汇聚一处,炸裂成一轮色彩奇异圆月。

墨笙浮在“圆月”正中央,宛若罪恶的死亡之神。

风此夜最终还是和狐清绝一起来了,他们隐藏在一处废墟阴影里,看群仙攻击宛若汪洋入海。

墨笙没有受伤,这是皇与王的差距。

风此夜默默想,这世上真的只有仙尊一人可对付他了。

他对狐清绝小声道:“我去找慕云御他们,你在这等我,真的不可以继续跟了!”

狐清绝摇头拒绝。

风此夜无奈道:“师尊,他会抓你的…”

狐清绝还是摇头,道:“你实力尚弱,会被误伤”

这根本是无解的结,他要找人,墨笙看在仙尊面子上不会伤自己,但师尊一直跟着,这就很危险了!

狐清绝的态度很坚决,若放在从前,他一定很欢喜,但现在情形不妥。

几番商量无果,只能由着,心中又是欢愉又是苦恼,心惊肉跳的绕过主战场寻人,生怕被墨笙发现。

他记得慕云御当时被放在走廊上,慕云柯又恰好不见,猜测他们碰面了,可不知此刻身在何处。

两人在断壁残垣中行走,见天色大亮,心中焦急。

这时天上墨笙也似失去耐心,道:“给你们两个选择,死,或者离开!”

来雪城救援之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没人愿意离开,丝毫不畏惧死亡口出恶言。

墨笙听着竟无半分怒气,低头对着胸口残片道:“师兄,若我一早就能对恶言相向淡然处之,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不闻远近恶言,波澜不惊,抬眸间威压激起空间震荡,道:“因为你们愚蠢的正义,雪城将受到灭顶之灾,那么…享受吧。”

他平静落地,紫色的结界护一方平安。

结界就像一轮紫色的太阳,紫色阳光照亮整个雪城,目之所及满是淡紫。

天地恢复光明之时,紫色消失之后,雪城终于响起第一声凄厉嚎叫。

第二声。

第三声。

越来越多。

风此夜骤然停下脚步,拉着狐清绝冲出废墟。

街道围满了人,偶有抱头蹲下痛嚎之人。

目光苍茫,茫然游走的行人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解脱,纷纷回神惊慌奔回各家。

无论身处何处,身处何事,心底最安全的地方都是家!

风此夜看着蹲身痛呼之人渐渐平静下来,站起抬头之时,眸子变成不正常的深红。

他二话不说抽剑敲晕,可周围血眸之人越来越多,又有新的普通人痛苦抱头。

那些血眸之人发出暴怒的吼叫无差别攻击,人群的惊叫,痛苦的嘶嚎加深雪城的恐慌。

风此夜大喊:“打晕他们!别乱跑!围攻他们!”

声音被淹没在惨叫里,没有任何效果。

场面太过混乱,他和狐清绝被拥挤的人群拉开,无暇去找对方,只能不断重复敲晕动作。

可是雪城人数量很大,血眸觉醒的几率再小,也是不可小觑的数量。

他挤在混乱惶恐的人群里不停喊叫:“打晕他们!”

收效甚微。

雪城的人居住在紫灵矿旁边,长年累月吸食紫气,只要墨笙稍做引导,便能引发心底的黑暗入魔。

这些血眸之人都是入魔之人!除非墨笙主动收手,否则没有苏醒可能!

他穿梭在人群里艰难动作,举步维艰。

忽听城中象征紧急的钟声响起,人群里混入了士兵。

他们熟练的打晕血眸之人,行走间大喊:“不要乱!不要乱!”

人在危急关头没有谁会听从命令,何况那些个士兵里也偶有抱头痛苦之人。

仿佛这时候已经没有谁可以依靠了,每个人都对身旁的人心存戒备,不少人为护至亲,拿起武器攻击无差别攻击的血眸人。

血和亲情的刺激下,争端爆发,雪城陷入暴乱。

风此夜心中哀哀,还是没能阻止…

妖皇出世,雪城湮灭,群仙死亡…

厮打了小半个时辰,他在无名小巷忽见熟悉身影,连忙跨越障碍跑过去一把拉住,急切道:“你怎么回来了?阿扬呢?”

洛青收手,不妨桌子下忽然冲出一人,风此夜挥剑击晕,两人闪至墙角说话。

洛青道:“我们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当然要回来!师兄和我走散了!”

“蠢死了!走就走了还往回赶,送死很好玩吗!”

洛青不服:“你更蠢!把生的机会让给我们自己送死!”

“好好好!我们都蠢!你和阿扬再哪散的?我们得去找他!”

两人疾驰在人渐荒芜的街道上,顺路打晕血眸之人,士兵分散在大街小巷,做着同样的工作。

曾经在城中修出的防御派了很大用场,不少来不及逃走的人挤在其中。

也有士兵守在防御中对实力高强的血眸人进行远程射箭,至少比先前看起来没那么混乱了。

两人跑了小半个城,还是没有找到洛扬,倒是经过城门时被人喊住。

城墙的门后探出半个脑袋,慕云柯喊道:“风此夜!”

两人骤停去看。

慕云柯从里面东张西望片刻小跑出来,肩上墨水喔喔两声。

他道:“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快去救哥哥!他受了很重的伤,不能动!”

“慕云御在哪?”

“卧室!”

“城主府他居住的卧室?”

“嗯!”

“!!!”

说实话,牧倾这本带点婚恋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师尊,雪城)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牧倾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牧倾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