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嫡女为谋》嫡女为谋陈小鹿 虐文 嫡女为谋作者是陈小鹿的小说
《嫡女为谋》嫡女为谋陈小鹿 虐文 嫡女为谋作者是陈小鹿的小说

嫡女为谋 陈小鹿 著

阿禹,郎君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3 19:01:02
独家作品《嫡女为谋》是陈小鹿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文,主要人物阿禹,郎君,精彩内容试看:南岭在王府呆了十几年,自然是个有眼力见的,知道林氏没有多少热情,只略略再夸了几句后便不曾多言。可是心里想到这湘华郡主长今身份贵重,虽然出嫁,但是回到王府,仍然要高看,还有那个体弱多病的三娘子听说哭的晕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南岭在王府呆了十几年,自然是个有眼力见的,知道林氏没有多少热情,只略略再夸了几句后便不曾多言。可是心里想到这湘华郡主长今身份贵重,虽然出嫁,但是回到王府,仍然要高看,还有那个体弱多病的三娘子听说哭的晕厥,就觉得有些不舒服。

世孙是个没用的,没什么大的胆子,昨夜世子发了大怒,世孙被世子杖打了三十棍,如今正在榻上养伤,女宾这边,世孙风流倜傥,但是管事的向来只有世孙妃与自己,三娘子长喜是庶妃刘氏所生,刘氏是因为嫁过来二十年,如今人老珠黄,凭着资历熬到庶妃的位子,只是身份本就低微。

想到自己原本是南门独一的嫡女,只是现在却是侧妃,虽然世孙这些钱疼爱很甚,但在从前闺阁姐妹面前始终有些抬不起头来,好不容易熬到了世孙妃没了,眼下这府里面的节骨眼的时候,千万不能出点别的事情。

更何况四郎可不是好糊弄的,他那一身杀伐之气,饶是世孙这个老子也畏惧不已。当下南岭捏了捏手中的手帕,往心口提了一口长气。

可是一行人走到了那阁偻,却见门外黑甲士兵手持利刃把守在两侧,周身散发着层层寒意,只让丫鬟仆从都在外面。

林氏一时有些愣。没有前行。

南侧妃拧目望着。呵斥道:

“你们这是干甚?不是让你们都去照顾郡主么?”

一仆从有些颤抖的上前说道:“是郡主回来让我们都待在这里的。”

郡主,南侧妃当时一想,却又想到五年前这郡主出嫁之前,虽年纪小,但是府里面的一把手却是她,世孙妃温柔敦厚,但是郡主却是狠厉至极,这与四郎君如出一辙。

“那四郎君呢?”

“四郎君在里面。”那仆从颤抖的说道,腿都有点发软。

昨夜四郎君回来,可是命令杖杀了不忠的仆从仆妇丫鬟三十余人。至今后院血流满地。这些仆从表面上畏惧的是郡主,实际上这些私兵都是四郎君的。

南惊鸿道:“既然是我和兄长拜见湘华郡主,二伯母和南侧妃先回去处理事情吧。”

“说的也是,二嫂,哪里还有很多女宾,需要你我招待。”

“既然如此,大郎和二娘子切勿冲撞了,晚间你们可先回去。”

得了台阶,林氏和南氏走了。

南君便对着守门的一个佩戴剑的士兵说道:“烦请前去通报一声,就说南大南二前来拜访四郎。”

那士兵打量了一番后便与里面传了消息。里面的人往上面跑去。院子的后面是清幽的竹林,里面有阁楼,阁偻的上层,阳光斑驳里,一女郎坐在椅子上,双眸中有着凝结不化的忧虑,紧紧的盯着站在窗前的那人。

“阿禹,如今已经这般情形了,你切不能如从前一样藏拙了。”

“藏拙?”

少年生得模样格外精致,乌黑眉眼,眼中清冷,唇角却勾起一抹不符合此时情景的微笑来,负手而立,只看着院外的青山绿水。

“我这样子,不是令父亲满意的很么?”

“阿禹。”女郎颜色生得艳丽,此时眸中更黯淡了些许,低声喃喃:“母妃已去,此时王府中你独自踽踽独行,实在是苦了……”

“阿姐你待我如何?我自己如何?母妃已然去了,可恨凶手就在眼前,我竟不能诛之而后快,他为慈父,难道你还要我做出个父慈子孝的模样?可如今母妃为什么去了,难道你我心里没有数码?”

少年似乎不以为意,只是字字都戳了女郎的内心。

她有所迟疑,却继而说道。“他是我们的父亲,无论如何,我们改变不了,你也决不能背负不好的名声。如今我们统筹规划,你总不能再像如今这副模样了。”

“那该如何?”

少年眉眼一挑,转眼过来,只望向女郎。

微风拂过,阳光斑驳,光影泯灭只在片刻,少年眼底的情绪也一掠而过。

女郎正准备讲话,却见少年闭目,如玉手指轻轻敲了窗棂,只在听有什么声音。然后眸中露出一丝肃杀的意味来,倏尔舒展的眉心紧蹙起来,却又一笑。

女郎自己屏息听着,却也只听见树叶沙沙的声音,这时候门外敲响了门。

“禀告四爷,郡主,一华服公子称南大南二到访。”

女郎眸中一眯,原本此时她与阿禹俱极为忧郁,居然胆敢来此吵闹,实在不知好歹,当即欲走出教训一顿。

长禹却言:“允她进来。”女郎再准备开口,少年身影一闪便出现在自己面前了。“阿姐,你值得一见。”

惊鸿和南君走进来的时候才知道此小院实则别有洞天。

但是也风雅无比。

笛声初起,南君叹道:“这是高人,唯有玉笛暗飞声,笛声清苦。”

南惊鸿却抿嘴说:“非是清苦,是寂寥更甚。”

长今听到这个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少年十指翻飞,修长白皙的手指如同点化音符的高人。

顿时听到来人的声音而有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少年眸中的寒光顷刻间化作了暖意。

笛音戛然而止。

“阿姐以为如何?”

玉笛在他手心旋转。

“我居然不知阿禹你居然心中寂寥,比之清苦更为贴切?”长今一笑。

这时候惊鸿已然走在楼下,他握紧了手中的玉笛,只低下眸子看她。

待见了眼前小娘子的相貌之后,长今有些意外,又觉得有几分喟叹。

却原来阿禹所见所存于心上的模样是这份模样。

“是她。”

少年带着几分笃定,眸中分明有暖色。

这可是奇事,阿禹素来对任何事物任何人都不加关心。

“你何时认识的她?”

半晌,无人回答。

敲门声响起。

长禹适才开口:“拜访南公时,曾有数面之缘。”手中握着的玉笛愈发用了一点力气。

长今这才淡淡开口。“请南二娘子,南大郎进。”

惊鸿一面,不亚如是。

翩跹美人,迎着光和影走了进来。

好像那些光影都为这个女郎的容貌所颤抖。

本书《嫡女为谋》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阿禹,郎君)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陈小鹿)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