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大唐新史》大唐新史小说笔趣阁 Basher 大唐新史LOLI
《大唐新史》大唐新史小说笔趣阁 Basher 大唐新史LOLI

大唐新史 从老啃到小 著

李承乾,朱伯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6 09:27:58
《大唐新史》是从老啃到小创作的一本历史网文,情节回味无穷,文笔朴实无华,值得品味。李承乾对出宫充满了向往,可他旁边还站着两位有同样向往的姑姑。侯大宝只能向苏捷舒提出请求,然后就是两位老嬷嬷作为保镖跟随。锥帽这种东西作为人类审美观念的阻碍被直接扔掉,尽管老嬷嬷看着九江的脸一阵叹息。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李承乾对出宫充满了向往,可他旁边还站着两位有同样向往的姑姑。

侯大宝只能向苏捷舒提出请求,然后就是两位老嬷嬷作为保镖跟随。

锥帽这种东西作为人类审美观念的阻碍被直接扔掉,尽管老嬷嬷看着九江的脸一阵叹息。

铜镜作为不清晰的参照物,使九江错误的认为自己脸上只有一块红红的胭脂。

当街上的人露出怪异的目光时,九江开始察觉有些异样。

“我的脸是不是很丑?”

这句话让侯大宝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安慰性的回答:“你喜欢馍母还是东施!”

九江趴在永嘉怀里嚎啕大哭,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侯大宝的回答显然只会让女人痛苦。

“你就不能好好说,或者哄哄她?”侯方对此有些不满。

“如果生了疮就必须拔出脓来,越瞒下去她的打击越大。”侯大宝不想再让人活在幻想中

“那也不该由你说!”李承乾发怒了。

侯大宝看看两人的眼神,轻叹口气对九江说:“我知道刚才的话不好听,但我想说的是,人不是靠脸活着的,馍母,黄月英这些女人可有谁敢轻视,你可以到掖庭宫走一走,在那里你会发现没人在意你脸上的伤疤,人们尊重的是你的善良。”

这话对于十来岁的小姑娘来说过于高深,九江的哭声更大了。

侯大宝只能大声喊道:“再哭今后我就不娶你!”

很管用,哭声止住了,虽然还在哽咽,但明显比刚才有底气得多。

李承乾张了张嘴巴没敢说话,因为八姑姑永嘉在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

“谁说要嫁你!”九江的话明显言不由衷,但已经敢伸头出去接着看风景。

侯老爷子听说公主到了,赶忙交代家里的仆役出来迎接,王账房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员就是侯君集,关键还不知道什么级别,公主对于他来说过于遥远,像拜神一般直接跪在门口。

等桃子介绍最后下车的是秦王府世子时,连管家都差点坐地上,哆哆嗦嗦扶着墙站稳,顺便踢了一脚响马账房,嫌他给主家丢人。

九江对这个宅子印象很深,没用老嬷嬷带路就找到自己的院子,推开门后看到里边站着两个小萝莉,立马向侯大宝投来询问的眼神。

“特意买来伺候你的,都是可怜人,爹妈早没了,现在算是管家的闺女。”侯大宝耐心解释。

“她们比我还小,你的心真狠,就不能好好对人家,非要伺候人!”九江甩出个白眼,拉着两个小萝莉问东问西。

“明就把她两卖喽,全朝我撒什么气!”

得到的答复是侯老爷子两记无影脚。

侯方带着李承乾去看配好的火药,侯大宝怕这两人化身恐怖分子,赶忙跟过去。

火药这东西在大唐不算稀罕物,上至白风这种高级研究员,下至村里的走方郎中都会配置,只是威力大小罢了。

李承乾拎着个五斤多重的火药罐子准备到院子里试试,吓得侯大宝赶紧抢回来,找了半天递给他个小竹筒,免得这家伙把院子给毁了。

李承乾拿着个大拇指粗的竹筒咒骂侯大宝小气,说是还没上元节放的爆杆粗,这种无知的话语被小侯自动屏蔽。

桃子端来个火盆,以为就是放爆杆而已,就站在旁边看着,侯大宝还没来得及阻止,李承乾就把竹筒扔进火盆里。

“快过来,要不真会出事!”侯大宝站屋里朝两人大喊。

桃子服从命令惯了,抬腿就朝屋里走去。

李承乾以为侯大宝又在骗自己,压根不动,被催得急了才倒退着往后挪了几步。

估计是竹筒的缺口塞的纸多,半天没动静,李承乾正转头问侯大宝呢,“轰”的一声巨响,连屋顶的瓦片都震掉几块。桃子坐在地上当木雕,侯方也好不到哪去。

刚才传出两声惨叫,一声是李承乾的,他屁股被陶土火盆的碎块崩了一下,看那呲牙咧嘴的样应该没大碍。另一声呢?

“靠,别是出事了!”侯大宝几下跑到院外查看,一个魁梧大汉直挺挺的躺在院墙边。

“快来人哪,王账房不行啦!。”侯方刚看到就乱喊,被院里雷声惊得大呼小叫的下人呼啦啦全跑了出来,朱伯试了试王账房的呼吸,发现还有气,赶忙朝着人中掐起来。

“快去端水,账房这是被旱雷给劈啦!”朱伯边救人边传播迷信,侯大宝有些惭愧。

估计是朱伯的抢救措施比较到位,王账房哼哼唧唧开始醒转,等睁开眼后发现大伙都在看着自己,有气无力的问:“俺们这是被雷劈上天咧,还是砸下地咧?”

朱伯差点把他脑袋摔地上:“你个憨货,雷就劈了你一个,府里上下谁陪你死!”

王账房反应过来自己还活着,挣扎着就要怕起来,结果到现在还是脚摊手软,站都站不稳,朱伯赶忙招呼两下人给扶回屋去。

“不做好事,定是昨夜跑厨房偷吃踩了门槛,今日叫灶王爷给劈咧!”管家拿出自己的判断。

侯老爷子姗姗来迟,见众人没事才长舒一口气:“老汉在后院刷马咧,雷就劈下来,公主那院没事,家里有谁伤着没。”

侯大宝怕爷爷发火,准备悄悄回去销毁罪证,朱伯则按照自己的想法,向老爷子汇报王账房被雷劈的九十九个理由。

“桃子咧,让她去请坊官来,那个老汉会叫魂。”侯老爷子也很迷信。

侯大宝还没开口,桃子就扶着院墙已经走了过来,带着哭腔说:“小主家,您快去劝劝世子吧,他让我去端火来,准备点大罐子那个!”

侯大宝乱放旱雷的事发了,制止完爆破狂人李承乾,侯老爷子已经拎着棍子走了进来。

侯家兄弟和李承乾都光着屁股躺在床上等路怀敷药,李承乾那是被火药崩的,侯家兄弟是被打的。

火药罐子作为陷害王账房的罪魁祸首,被老爷子命令锁进地窖服刑。

“能炸死突厥人不?”李承乾还成迷在爆破幻想中不可自拔。

“匈奴人都能,但是不许你去碰。”侯大宝咧着嘴回答。

在历史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从老啃到小)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李承乾,朱伯)的肤色,主角(李承乾,朱伯)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历史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