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全文免费阅读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Mary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全文免费阅读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Mary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 悠然浅舞 著

韩澈,子韵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9 12:59:50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由网络作家悠然浅舞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韩澈,子韵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故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新颖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这次的发烧来的倒是猛烈,刚才的那一碗姜汤已经驱除了不少的寒气,而在苏芯那里应该也吃过药了,但是现在却丝毫没有好转的趋势,要是就这样一病不起是不是就能躲过这一切,不过墨千夜应该不会就这样简单的让她躺在病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这次的发烧来的倒是猛烈,刚才的那一碗姜汤已经驱除了不少的寒气,而在苏芯那里应该也吃过药了,但是现在却丝毫没有好转的趋势,要是就这样一病不起是不是就能躲过这一切,不过墨千夜应该不会就这样简单的让她躺在病床上。

在近处的一个石凳上坐下,冰凉的触感令人感觉舒服,不多时一辆熟悉的车停在了面前,沐爽看到后,一惊。

“上车。”墨千夜冰冷的声音。

这几天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沐爽不想上去。

“不要让我发火。”

沐爽打开后座上的车门走了进去,没有坐在前面,车子即时发动,没有任何的言语。

并不是回去的路,沐爽像是猜到了要去哪里:“我不去医院。”对那里沐爽没有什么好的印象。

墨千夜充耳不闻,只顾开车,沐爽奋力的打开车门,就要跳下去,墨千夜一个紧急的刹车将沐爽颠簸回到车里。

“你想死吗?”“没有你的命令我不敢死。”沐爽说的嘲讽。

最终还是改变了路线,当然沐爽不会对墨千夜有感激,回到墨天那里,沐爽狠狠的瞪了墨天一眼,墨天自然知道为了什么,又不是他让墨千夜去接的,不过是恰逢他在这里听到了而已,墨天自动忽视了来自沐爽的视线。

“少夫人,你怎么了?”张妈看到沐爽苍白的脸颊有些担忧。

“没事,张妈,就是有些发烧。”

这个时候医生已经赶过来,张妈扶着沐爽上去休息,过了许久,医生才走下楼来。

“沐丫头怎么样了?”

“墨老爷不必担心,少夫人只是发烧,不过加上担忧过剩,积虑成疾导致高烧不退,休息几天就无大碍。”

张妈去送一声,墨天叹息一声:“好好的一个人折磨成现在这样,还不打算放手吗。”

墨千夜不想说这件事。

“我老了,管不动你了,但你从沐丫头身上讨回来的已经够了吧,这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亲人,朋友,就连她最后的那股傲气也让你给夺走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算是要偿命,沐丫头也算是死过一次了。宛心那件事,夏家丫头也受到了屈辱,那条命也是从阎王那拽回来的,也算是对得起宛心了。沐嘉豪犯得错,你从沐丫头身上讨回的应该已经够了吧,也该满足了。”墨天说的语重心长。

“够了吗?”但为何还是不想放过她。

“千夜你……”墨天有种大胆的猜想,应该不可能,但是若是真的,墨天本来想说的花没有继续说下去。

张妈在帮沐爽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少爷!”

“怎么了?”张***馋死你隐隐的透着一股担忧。

“医生让少夫人多休息,虽然有药物辅助让少夫人睡熟,但少夫人似乎睡的一点都不安稳。”

“张妈你先下去吧。”

张妈便将毛巾放在一边。的确如张妈说的,双眼紧紧的闭着,但是眉头却皱成了一团,明明陷入熟睡,对周围没有任何的感知,却在墨千夜坐下的一刻身子猛然的蜷缩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瞬间,那种对他的撒已经深入骨髓了吗。墨千夜笑。

这是墨千夜第二次看这张没有任何表情睡睡的脸了吧,第一次是想让她感受被好友背叛的滋味,品尝一下失身的痛,没有想到她用平静来掩饰了内心的伤,那一天他站在门外都能听到她放大的激荡的水流声。他将婉瑜所受的痛变本加厉的施加在她的身上,折断了她自由的翅膀,用她在乎的人威胁,让她和婉瑜一样被逼迫自尽,却为何在看到鲜红的血液时那么刺痛,不想让她离开。他依旧折磨她,让她匍匐在地上,让她受尽羞辱,却为何在那几个人围困她时,看到那份JianYin的目光,他有毁了那些人的冲动。错了吗,他不只是一次问这个问题了。

沐爽再次的颤抖了一下,墨千夜看了一眼旁边的毛巾,再要碰触到沐爽的时候。

“墨千夜,放了我吧……不要在折磨我了……子韵……我不想被他们碰触,我求你,放过我……”一声声低语传来,眼泪顺着脸颊流落下来。

墨千夜晾毛巾放下走出了房间,独有的感伤将天地笼罩成单调的灰,透着令人麻木的凄凉。

墨天静静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沐爽再次醒来的时候,头上的沉重已经消退了很多,张妈看到沐爽下来很是欣慰:“少夫人,感觉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谢谢张妈关心。”

“没事就好,过来吃饭。”在餐桌上看报纸的墨天说道。

沐爽环顾了一下四周。

“千夜已经离开了。”

沐爽才去餐桌坐下,沐爽不想和墨千夜一个饭,墨天显然明白。

“这几天暂时不要墨氏了,好好休息,千夜那边我已经说过了。”

沐爽点头,这样也让沐爽轻松了几分,墨氏里面有太多和墨千夜有关的东西,不想去碰触,现在也不想面对林泉。

沐辰是不会轻易给沐爽打电话的,总的来说他们也就只有上次通过一个电话而已,他们都维持着明显的界限,不愿跨越,也不能跨越。

“你身体好了吗?”那声音听起来永远那样温暖明亮。

“嗯。”沐爽只有这样得回答,电话又是无止境的沉默。

“注意休息。”许久听筒里只传出这一句。

沐爽嗯可一声,最终一再次的沉默结束可这段对话。

“怎么样了?”苏芯问沐辰。

“应该还好!”沐辰看着窗外,本明亮的双眸有些暗沉,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苏芯注意到了这种目光:“昨天发生了什么令人在意的吗?”昨天沐爽出去后,苏芯不放心让沐辰跟在后面,从沐辰回来后,目光就有些和平常不一样。

“什么都没有发生。”沐辰温暖的笑笑。

“那就好。”苏芯像是还有什么话说,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说。

“妈妈,你有什么话说就好了,我已经长大了。”

苏芯思索再三还是开口:“昨天帮女双换衣服得时候,看到了胸口处有个很明显得伤疤,还很新,应该是最近才有的。我问过建峰他除了脸色变得难堪以外什么话也没说,令人在意沐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苏芯说完,沐辰的目光变得异常得沉静,沉静中夹杂着风霜,沐氏怎么会突然之间这样,他得父亲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入狱,为什么会安排他们离开,沐辰虽然有过怀疑,但是他的身份令他能够知道得太少,而他一直用这种身份告诫着自己,不要深入那个家庭太多,他的身份就是一个随时警示他的界限,不能越过,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这种态度,但是现在是不是该改变一下了,沐辰知道有个人应该知道一些,那些他不知道的事。

墨千夜来到墨氏的时候,韩澈将手头上的工作都已经吩咐的差不多,墨氏不缺乏人才,而又墨千夜掌控更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就算是他离开也不会影响运转,更何况他这里只是有时间过来,韩氏才是他经营的根本。

“要走了?”墨千夜出现在门口。

“明天!”韩澈说着,面对墨千夜依旧是一副轻松。

“要不要来一杯?”

“荣幸之至!”

墨千夜得办公室里有几瓶好酒,不过墨千夜轻易不在办公室里饮酒,这点韩澈自然是明白。

“和她一起?”墨千夜问道。

“答应过人,在她平息之前陪在她身边。”

“为什么?”

韩澈被墨千夜突然得一句问话一愣:“不知道,也许是对牵扯到她的一份偿还。”

“你怨我的手段?”

韩澈轻轻晃动酒杯:“这些天想了很多,你的事,我的事,她的事,沐爽的事,还有婉瑜的事!”

提起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墨千夜神情一紧:“想明白了什么?”

“沐家伤害了婉瑜你要报复沐家,我一直认为你在看到沐家受到教训的时候会得到一丝安静,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不是吗!”

墨千夜一怔,韩澈毕竟跟墨千夜在一起多少年了,这份感知还是有的。

“曾经我以为你报复是为了更好的活着,但是你现在和曾尝到过片刻的轻松,既然什么都没有得到,你的报复又是为了什么?”

没有回答。

“千夜其实你想要得不是报复,而是偿还,在你心里一直明白欠了婉瑜得是你,沐嘉豪不过是一个导火线而已。你将所有的错推到沐家人的头上,我不会说什么,人在承受重创之后会选择一个理由让自己站起,而千夜你选择了报复沐家,沐家的确有错,你有理由怨恨沐嘉豪做的一切,但现在你对沐爽做的于三年前的他又有何不同?”

墨千夜得目光变得锋利,韩澈笑笑:“不是为沐爽报不平,毕竟在这件事情里我也站在旁边推动,本来是事不关己看戏的心情,却没有想到会被那个女子的姿态吸引,考虑了那么多。沐嘉豪是错的,所以引来了你的报复,但千夜你现在做的将来也会不会引起他人的报复,你珍惜婉瑜,也会有珍惜沐爽的人,真像是古人所说的冤冤相报何时了!”

“你是让我放弃报复,放她离开!”

“那是千夜你该自己去做的决定,不是我能够左右的。不过你们之间孰是孰非,有些模糊的分不清。就像她说的,这是千夜你和沐家的事,一开始就没有我们插手的的余地,不仅是我还是子韵,都不应该去插手,而这次我不打算再去管这件事。”

“这样吗!”墨千夜仰头灌下。

“千夜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衷心的祈祷着你的幸福,所以不要让过去把你香噬,也不要拿现在去惩罚别人,婉瑜的伤你该好好的面对去走出来了,关于沐家关于沐爽你心里也该下一份决定了。”韩澈是站在墨千夜兄弟的角度上说这一番话的,不是责怪,也不是感慨,只是墨千夜该静静了,若是被仇恨香噬,便永远的被过去束缚,那不是韩澈想要看到的,也不是韩澈希望的,只愿他下次回来再次面对墨千夜时千夜他已经有了答案,无论是对于他还是对于沐家,亦或是对于那段痛心的过去。

沐爽这一天哪里都没有去,坐在墨天精心守护的花园里,愣愣的发呆了半天,蓝天白云,不停的飘转,白昼黑夜不停的交换,时间不会因为她们的痛苦而过的太快,也不会因为她们的欢乐而走的很慢,但就是这份时间总能带走些什么,随着这份时间推移,总能发生些什么,沐爽现在不知道是想要这份时间停止,还是想让这份时间快速的过去,手机上出现的是子韵发来的短信:明天离开。她从小到大像姐妹一般的朋友就要离开,一方面为子韵庆幸子韵不用因为她在遭受折磨,但另一方面又感觉十分荒凉,破碎的心灵像是又少了一块,沐爽她多想说一句不要走,却知道这句话她永远的不能说出口,这次沐爽是真正的没有了可以得到安慰的避风港了。

子韵观看四周的人群,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不会来了吗?”

“走吧。”已经开始登机,韩澈说道。

子韵的目光有些哀伤,而韩澈现在说什么也安慰不了子韵,更何况他什么也没法说,更没有办法提昨天下午沐爽去找他的事。

昨天下去韩澈在医院的门口处碰到了在外面站着的沐爽。

“不进去吗?”

“不了。”怕进去会忍不住不让子韵远走。

“子韵交给你了。”沐爽现在需要继续伪装的坚强,却显而易见这份坚强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这个时候韩澈恐怕才明白,子韵在沐爽的心里有多重要。

“你……”韩澈欲言又止。

“不必多言,我还是会继续的和墨千夜周旋。”就算是失去所有的力气,匍匐着沐爽她也只能前行。

“谢谢。”沐爽的笑意是空旷的,让人心里泛起心疼的凉。

最后沐爽嘱咐韩澈不要告诉子韵她来过,于是在这里韩澈对于子韵不能提,但是也知道沐爽和子韵之间的这份友情不会轻易的扯断,就算是彼此远走,也会在远处继续的守候。

飞机起飞,在机场的落地窗前,沐爽静静的看着那冲入云霄的机翼,子韵,一路平安,在别的地方重新开始,去过属于你自己的人生吧,不会再有束缚,也不会再有被牵扯的痛苦,轻松的过活,就是现在我希望收获的巨大的快乐。

“沐爽。”沐爽刚从机场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天齐,你怎么会在这里。”

“子韵给我电话说今日离开,尽管子韵说你可能不会来,但我想你肯定会出现在这里。”

沐爽笑笑,沈天齐确实了解她。

沐爽这种失落的笑令人心疼,从刚见到沐爽的第一眼,沈天齐就感觉到沐爽瘦了很多,才过了短短的时日,以前那种朝气蓬勃的活力已经慢慢的丧失,现在的沐爽像是一个没有了灵魂的木偶,随时都能毁坏,墨千夜你竟然将沐爽折磨到这种地步,沈天齐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却没有在沐爽的面前展示出来。

“还没有吃饭吧,找个地方坐坐。”

沐爽本来是想拒绝的,现在的她没有这个心情,但在注意到沈天齐的目光后点点头。

“嘉豪哥还没有消息吗?”

沐爽摇摇头,不知道他在何方,只愿她的哥哥能够平安。

“听说你身体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了?”

“你怎么知道?”沐爽并没有告诉沈天齐。

“沐辰来找过我。”

沐爽手上的咖啡勺掉入咖啡中。

“他听担心你的。”

“你们经常见面吗?”沐爽问,没有责备的意思。

“也不是,只是从沐家出事之后,他有时会来找我,打听沐家的事。”

沐爽身子一僵,语气有些紧:“你告诉他了?”

“并没有,我知道你并不想让他知道。”更何况对于沐家和墨千夜之间的具体恩怨沈天齐也不是很清楚,他只是知道把沐家害到这种地步的是墨千夜。

“谢谢。”

“不是说过不要和我客气。”

沐爽笑笑,从以前开始沈天齐就一直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考虑问题,但就是这样的男子她为什么没有爱上,是畏惧去爱,还是别的原因,突然脑海里就蹦出一张五官精细又冷漠的男孩的脸,沐爽笑笑,那只是在意,并不是爱,不过是生命中的一次偶遇如此而已。

“这不是沐家大美女吗,怎么有时间在这里吃吃喝喝?”无论走到哪里凌浩那张面容都极尽招摇。

“你倒是清闲,墨氏旗下的一线明星不忙着接通告,出现在这里干什么?”

“来这里当然是为了吃饭,墨千夜那个妖孽在剥削,吃饭的时间也得给吧。”凌浩说的轻狂,沐爽对于他这番言论不置一词。

“沐大美女啊,这是背着千夜在沾花惹草吗,你就不怕你家那位醋意大发将你生香活剥了。”

沐爽瞪了凌浩一眼,凌浩无论什么时候说话都是无所顾忌。

“天齐,这位是……”沐爽还没有开口介绍,沈天齐已经说话:“凌浩,首屈一指的国际巨星。”

“呦,原来认识我!”凌浩目光里带着狡黠。

“大街小巷上都张贴着你的照片,不想认识都难。”

“呵呵,只是没有想到沈总会关注这样的消息。”

四目相对,总感觉有火花在四处飘落。

平台的总裁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韩澈,子韵)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悠然浅舞)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