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死店》死店是什么意思 第一卷第二十九章:制造slender man 死店强受

发表时间:2021-04-08 11:20:21    编辑:小慕    来源:互联网
死店

优质爆文《死店》是慕云月原创的一本灵异类佳作,剧情中的主角是卢妤,小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朴实无华,值得一看。主要讲的是:“那些孩子在什么地方?”我一边起身一边往门口移,害怕有人会进来。“我真的不知道了,这都是Rachel负责,但是好像目前已经没有了。”吴量听此又是生气的将其爆揍了几下,我小心的看着外面,胸口剧烈的起伏真

作者:慕云月 状态:已完结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死店》 免费试读

“那些孩子在什么地方?”我一边起身一边往门口移,害怕有人会进来。

“我真的不知道了,这都是Rachel负责,但是好像目前已经没有了。”

吴量听此又是生气的将其爆揍了几下,我小心的看着外面,胸口剧烈的起伏真想开枪把他给毙了。但理智毕竟还在线,我还是很好的控制了我自己。

“怎么办?”吴量问了我一句,我从旁边找了找发现了一根长长的细管子,拿起来走到老头身边,给他整个人都绑了起来。

吴量也是个正人君子,果断的把袜子一脱就塞进了老头的嘴里。接着,我们两个人合力将他让进了旁边的一个空的培育皿中,再往里面灌了点红色的水,正好可以让他得意呼吸好不容易被人看出来。

“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大本营,对于咱们都不安全,咱们还是先离开的好。”吴量在机器上操作了一下,然后转身对我说。我想了想最后点头同意。

我想的是,我爹当时可能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了吧。

我把隔离服穿好,跟在吴量后面打算离开实验课,可吴量刚打开门,就停在了那里。有人正好也要开门进来。

我听那个声音是一个女孩子的,她看见吴量很开心的样子说道:“你在这里啊,我找了半天了。”

说着我们两个人给她让了道,她也走了进来,然后扫了我一眼身体好像迟疑了一下。

“啊,Rachel,你也在啊。”我听她的声音语调怪怪的,心想不会遇到本尊了吧,眼睛就瞄到了她胸口的牌子上,上面写的是“卢妤。”

“嗯。”我压着声音回应道,接着推了推旁边的吴量,示意他赶快走。

“诶!阿南,等会儿有一个手术,你不过去了?”叫做卢妤的女人就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继续跟吴量说这话,我心头却感觉不妙,心中也在思考到底怎么回答

然后就在这时,吴量从旁边非常淡定的邀请道:“一起不?”

我这在旁边有些惊讶,怎么吴量说了怎么一句话,但是现在也不好问他,想必他肯定是看出了点门道,有所把握。而卢妤听到吴量怎么一说,感觉就有些激动难耐,语气非常高昂的叫道:“真的嘛!”

“嗯。”吴量又是点了点头。

卢妤听到了肯定的回答,立马转身跑到操作台进行了一些操作,忽然她转头问我们:“诶?王教授怎么不见了?”

我们故作疑惑的反问道:“我们回来的时候就没看见他,还以为你知道呢。”

她一听也是一愣,接着抱怨道:“肯定又偷闲去看守所跟那个张教授调情去了。”

我抽了抽嘴角,没有想到老头子看着都60多岁的样子还有一颗春心荡漾的情怀。

卢妤把所有机器都调节好之后,抱着一个本子走到吴量的身边。明眼人的我也看出来了,这个小姑娘似乎对吴量冒充的男子很是喜欢,而这个男子似乎对Rachel有好感。

这混乱的三角关系看来在哪里都存在的。我呵呵的想着。

“不是说孩子都没了嘛?”我假装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卢妤先是好奇我的声音怎么变了,我还是老一套说咬到舌头了。她点了点头,然后回答道:“又不是光指着肖家一家,再说了,上面也说了是丢卒保车,货源是不会断的。”

听她怎么一说,我的牙是咬的吱吱啦啦的响,没有想到这帮人已经怎么没有人性了。

“对了,阿南,今天的手术大老板要参观,你要小心。”卢妤对我不搭不理的,但是对吴量扮演的叫做阿南的男人真是关怀备至。吴量点了点头对她道谢,卢妤回头看了我一眼,虽然我看不清什么,但是感觉她应该是炫耀。

真尴尬。

“大老板怎么来了?”吴量惊讶道。

我从旁边听着真是不由的挑大拇哥,吴量这个演技不管怎么说是真的厉害,要不怎么能抓住我的时候把我唬的一愣一愣的。真是“扮猪吃老虎”的典范。

卢妤一听叹了口气,说到:“好不是因为这几次的实验品都不好,很多股东和买家都有点想撤资的动静。”

“反噬这个无法避免,他们也不能怎么着急啊。”吴量表现出满腔的怒火。卢妤从旁边一把搭住他的肩膀安慰道:“我也知道你难受,毕竟买家的要求越来越奇葩,又是美人鱼又是七彩神龟的,人妖的器官移植本来就是一个难以从科学解释的项目,他们还——”

还没有等卢妤说完,对面的门就打开了,一个跟我们穿的一样隔离服的男人伸出了脑袋,我们顿时都变的安静下来。男人没有动估计是听到了刚才的话在向我们示威,我们也乖乖的排成一行没有动。

终于,他咳嗽一声,说到:“进来吧。”

接着我们三个人便都走了进去。他在看见卢妤之后倒是一愣,问道:“你怎么来了。”

“啊!阿南邀请我的。”说着,她指了指吴量。男人看了吴量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就要卢妤进来了。

这个地方有点像我们警局的审讯室,分成两层,有一面巨大的监控玻璃在中间矗着。我在玻璃后面看到了一个男人在沙发上坐着,感觉那个块头那个姿势有些似曾相识,他座山雕一般的坐在那里,手上拿着水烟在抽,我看了眼那水烟罐子,竟发现那玻璃罐子里面似乎一个想做婴儿一般的东西在里面游荡,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男人一吸,那个东西便会膨胀起来,男人松口,那个东西就瘪了回去。我看的有些揪心,因为每次那个男人吸一口的时候,我都觉得那个东西涨的会爆掉。

而在男人的旁边还有很多小沙发,做着形形色色的一帮人,他们有的脚边跪着一个长着一双马脚的男孩在被他们抚摸;有的甩着长长的豹尾的女孩在他们的身上趴着睡觉;更有甚者的后面竟然站着一位兔女郎在服侍他们。

这些都是人与妖的结合移植体,让我看的险些掉线,还好身边有个比我见的更多的吴量,要不我很有可能就挂在这里了。

我们两个人连同卢妤和刚才的男人都围到了手术台,男人扫了我们一眼说道:“今天我们继续昨天的Slender Man的合成手术。“说着,我们的眼前的手术台上面覆盖的布就被男人一掀。

手术台上面的小男孩被无数管子插在身子上,他每一次呼吸听起来都像风机一样的轰鸣。我不由的伸手想要去抚摸他的身体,却被眼尖的吴量拦了下来。我缓过神看向他,也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但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Slender man,美国的一个恐怖传说,一个食童狂魔,总是把他跟杀手杰夫以及《小丑回魂》中的小丑放在一起。而我对他的印象似乎就是一个恐怖版的鼓风机,身上有着无数树干一样的黑色触手,好像说是有51条。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现在竟然就在制造这个东西。

说着,卢妤从外面又推荐来一个手术台,放到这个手术台的旁白位置停下,然后掀开了其中上面覆盖的手术布。

一只蜘蛛。

一只大蜘蛛。

一只应该是成了精的大蜘蛛。

所以,这是要把大蜘蛛身上的头都砍下来,然后接到这个小男孩的身上,在等他长大了,他就变成了一个像slender man一样的男人了。

说到这里,我的脑中出现了slender man的样子,果然很像。

看到这里,我明显感觉到身边的吴量一惊,他的声音非常的小不知道他说什么,但是我估计他应该是认识这只蜘蛛。

我们两个人现在就在人妖移植的手术现场,我们两个人的内心非常的复杂。震惊已经不是能影响我们两个人的主要情绪了,更多的是,我们在纠结于是继续下去还是跟他们拼了。

继续下去可能还能逃过一节,但是拼了那就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主刀的男人叫了我们一下,我们这才反应过来需要进行手术,但是就算我们两个人现在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能力,吴量虽然是个理科学霸,但是他也没有接触过解剖小白鼠。我呢,打人开可以,也没有需要宰人的啊。

卢妤和男人现在都很奇怪的看着我们,他们似乎都纳闷我们为什么怎么半天都没有把拿起手术刀。

我最后推了推旁白的吴量,他从旁边拿起了一个手术刀。卢妤赶忙过去制止他,把他受伤的那把取下,然后放上了一把更大的,随后还指了指旁边的那只大蜘蛛。

“我知道你不想,但是外面所有人都看着呢。”卢妤小声的在吴量的旁边说着。而我目前都没敢动,就算那主刀大夫已经瞪着我好久了,但是我完全额的无视了他。

玻璃那头的人也是纳闷我们怎么光站着干瞪眼不干活,在旁边一直站着的男人走到玻璃前敲了一下,我们都看了看,他用手势示意我们快一点,我终于吐了口气,随后拿起了一把手术手。

主刀医师以为我要开始了,随后便低下头开始自己的准备,我正在纠结要不要戳他的手背然后从旁边的门逃出去,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可就在这个时候,玻璃那边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正是吴量冒出的阿南。

而就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出现个人的时候,吴量早就把卢妤一推的跑了出去,我心里骂着这货怎么怎么不一起,几乎跟他同时就拔刀从他的身后跟了出去。

精彩点评

这本是作者(慕云月)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死店》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死店》死店采集 女体化 死店鬼畜
死店
慕云月/著| 灵异| 已完结
《死店》是慕云月所编写的一本灵异网络小说,故事扣人心弦,文笔点石成金,极力点赞。“罗汉不是一直说让你那个什么嘛——难道不是杀人吗?”我哆哆嗦嗦的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后才反问道。没有想到他苦笑了好一阵才跟我说:“你知道咱们小偷以前怎么偷东西吗?”“那还能怎么偷,有手有眼有脑子不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